谁不是挑着一担子压力迈向美好生活

当今社会,最不缺的就是

“压力”

我们一边吐槽工作高压

一边期盼着假期的”美好生活

|一 枚 婚 戒 一 个 故 事|

最近被一部挺老套的电视剧《美好生活》圈粉了。

剧情简单到就是一场”换心脏”引发的爱情连环故事。

剧名叫《美好生活》,但是开篇一点都不美好。

画风甚至可以说——货不对板。

不破不立,何来美好生活

男主角徐天是一位丧业、丧婚,还险些丧命的中年男子。

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因为一颗移植的心脏,他爱上了体贴、温和的许晓慧,劫后重生的”美好生活”让看客们津津乐道。

我们没有经历过徐天换心脏这等大手术,但一定有过生活危机,或是情感,或是工作。

徐天在国内街坊眼里,可能是长居海外的华侨。

日子过得富裕,舒坦,自在。

而现实的徐天却因为生意熬坏了身子,拖垮了生意,还失了婚。

老家亲戚眼中的我们,可能是大城市写字楼里吹空调的小白领。

而现实是,老家的人都已经进入合家欢时段了,我们还在加班“搬砖”。

这样透心凉的现实,发生在很多人身上。

如果对待现实不破不立,何来美好生活。

先苦后甜,谁不是挑着一担子压力迈向美好生活。

今天,我们就干一碗鸡汤,致敬我们期望的”美好生活”。

建筑工人

他们比任何人都知道大城市盛夏的高温是几度。

流下的汗永远比喝下的水多。

但这一切是为了下一代不过这种苦日子,能在空调房里办公。

水泥板上每一锤子的敲击,都是对”美好生活”的锤炼。

小咖演员

别人羡慕你能跟明星大腕合影。

但他们不知道横店的夜有多冷,最便宜的饭盒有几条菜,一场戏要等多久。

剧本里的每一个字,候场时等待的每一秒,都是为了演员这段”美好生活”。

空乘情侣档

一入空乘深似海,谁飞谁知道。

空难是死亡率最高的意外,作为空乘人员,就是提着脑袋,用生命在工作。

天天和袁森曾经也是对以身犯险的空乘鸳鸯。

他们毕业于同一所航空学院,考上同一家航空公司,原以为可以做比翼双飞的空乘侠侣。

谁曾想美好生活远没有规划来得早。

到处飞不假,但经常是她飞罗马,他飞纽约。

自由翱翔不假,但乱流的颠簸能把胆汁都震出来。

天天和袁森,只要自己不当班,一定会在对方下飞机的时候送上一碗”小米粥”,长时间的高空飞行,没有比这个更暖胃。

见惯名流绅仕的天天和袁森,原以为”美好生活”应该是大房豪车,上下几个亿的项目,所以他们还离得还很远。

但这都是在天天和袁森经历一次空中乱流前的想法。

那段时间正值马航事故,整个航空圈都人心惶惶。

那天,难得天天和袁森排到一起飞罗马,两个人一起飞,总算能壮壮胆。

机组在进入熄灯休息时段,突然乱流引发的颠簸把所有人都震醒了,客舱一闪一闪的灯更是增加了恐怖气氛。

为了按住一位起身的乘客,袁森脱开安全带。

正在这个节骨眼,一个大颠簸,把袁森直接甩到一端。

天天想抓住擦身而过的袁森都没来得及,那一刻她感到加倍的无助和惶恐。

乱流肆虐的十分钟里,是天天和袁森毕生过的最黑暗的十分钟。

也正是这种黑暗,让他们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要的美好生活,不用大富大贵,只要平安温馨就好。

结束那趟飞行任务后,天天和袁森一起申请调离机组,做机场地勤。

天天和袁森没有巨额的存款,却有接地气的寻常日子。

一起上下班,吃晚餐,煲剧,能够在一起的日子就是”美好生活”。

结婚在即,袁森还在BLOVE为天天定制了一对特别的婚戒。

这对共同进退的空乘鸳鸯,将守护的羽毛作为爱情元素定制在婚戒上,全世界独一无二。

生活本就不是完美的

经历过低谷

才能激起对美好的期望